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上海国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永雄“崩塌”之后:湖南多家催收企业被定性为恶势力集团,催动行业转型

发布日期:2024-06-10 08:47    点击次数:141

  在业务停摆近一年后,曾为国内最大催收公司的湖南永雄资产管理集团近日公开发文上海国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称不再从事具体催收业务,将彻底转型成为一家帮助催收行业及催收公司发展的科技服务型公司。

  消息再次引起关注。

  此前的2023年5月25日,永雄集团也曾发出公开信,称其4家分公司遭遇安徽警方跨省执法,170多名员工被抓,宣布公司即日起停业。

永雄集团位于湖南新化的子公司湖南卫成公司。受访者供图永雄集团位于湖南新化的子公司湖南卫成公司。受访者供图

  永雄被查,一度震动整个催收行业。

  澎湃新闻近日获悉,安徽警方跨省查办的永雄集团吉首分公司26人因涉寻衅滋事罪,目前已被移送起诉,其他三家分公司案件仍处在审查起诉阶段。

  据不完全统计,自2022年来,湖南十多家催收公司被多地公安异地执法,目前至少有5家涉案的催收公司被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其他多个案件即将开庭审理。已判文书显示,被告人员无一例外被认定为使用“软暴力”催收,触犯寻衅滋事罪,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

  在严打催收行业的十字路口,曾经的行业头部企业永雄宣布转型,而更多催收企业则面临系统性的合规建设,以证明其存在对不良资产处置、对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价值。

  永雄如何为同行服务,以推动其所说的“催收行业的阳光化、职业化、法治化和智能化”?尚需要时间验证。

永雄集团总部内沉寂的办公室。本文图片除标注外 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谭君 摄永雄集团总部内沉寂的办公室。本文图片除标注外 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谭君 摄

  “社死”之后

  位于长沙麓谷芯城科技园的永雄集团总部,如今一片沉寂。

  巅峰时期,永雄的员工人数达到1.7万人。在被安徽警方查处时,永雄员工有7000多人。自去年宣布停业以来,永雄彻底停摆。贴在一楼前台的“永雄集团欢迎您”已经去掉,曾经繁忙的格子间,如今覆盖着厚厚的灰尘。11层的总部大楼内,只有董事长办公室这一层还经常亮着灯——董事长谭曼很多时候都待在办公室处理善后事务。公司停业后,永雄遣散了6300名员工。

  2023年4月3日,安徽铜陵市、马鞍山市、阜阳市公安机关先后分别对永雄集团四家分公司“一锅端”,将179名员工带往安徽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并冻结了永雄集团三个银行账户共4800余万元资金。

  在此后的一年,这批案件经历了侦查终结、移送起诉、两次退侦等司法程序。澎湃新闻从永雄方面获悉,目前,该公司吉首分公司的员工孔某某等26人已由检方移送起诉。与此同时,永雄集团账户的4800万元资金也被警方续冻。在此期间,包括谭曼夫妇在内的多位永雄高管被限制出境。

  2024年4月4日,永雄将2023年5月25日宣布停业的“告全体员工书”重发一遍。这封公开信声称,永雄不存在违法犯罪行为,个别员工的违规违法问题仅仅是个人的问题,绝不是有组织的集团行为。

  去年这份公开信一度引发热议,永雄随后将其删除。谭曼表示,但实际上,那封公开信也让永雄自身“社死”。

  舆论聚焦在催收公司的各种擦边甚至非法行为上。毕竟,经历了P2P暴雷以来系列互联网金融事件后,借贷人及其通讯录上的人们,都对催收乱象有过切肤之“痛”。

  不过,谭曼强调,舆论和司法均对合法催收企业与非法催收机构的区别不够。“像永雄这么管理规范的企业真的不多。永雄是被舆论污名化了。”谭曼称,“我们累计催收超过2亿人次,最高峰时,几百万人同时被我们催。你想想,我们得罪了多少人。”他操着浓重的娄底口音。

  在湖南娄底新化县,市民注意到,新化县招商引资的永雄全资子公司湖南卫成信用风险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卫成),其大楼于今年“五一”期间挂出了“整栋招租”的广告。“公司累计纳税10亿元,也是新化县的纳税大户,光在新化就解决就业600人以上。”这些曾让谭曼引以为傲的荣光,“就这么没了”。

位于长沙麓谷的永雄集团总部,2023年5月摄。位于长沙麓谷的永雄集团总部,2023年5月摄。

  “软暴力”与“恶势力”

  在永雄“喊冤”时,各地司法机关陆续对湖南多家催收公司审查起诉或宣判。

  据澎湃新闻粗略统计,自2022年以来,包括永雄4家分公司在内,湖南被查处的催收公司至少有14家。澎湃新闻获得的5家催收公司判决书中,催收人员无一例外被认定“软暴力”催收,构成寻衅滋事罪,以及定性为恶势力犯罪集团。

  “软暴力”和“恶势力”,成为了这场刑事制裁催收的两个关键词。澎湃新闻根据已有判决,梳理了催收公司被认定实施“软暴力”的几大情形:

  一、冒充公职人员施压。冒充征信工作人员、银行工作人员、司法人员、乡镇村人员,以纳入征信黑名单、冻结银行卡、民事立案、刑事追究等为由,对欠款人及其关系人进行滋扰、威胁、恐吓。

  二、让第三方上门。下单货拉拉、顺丰速递等第三方公司上门,或订外卖、送鲜花、送蛋糕,或请开锁匠、修水管工上门。如一位被害人讲述,“催收公司连续两天故意在网上下单分别以取快递、寄快递为名上家中骚扰,快递员打下单手机核实时,对方就在电话里大喊大叫。因为电话声音很大,家人被搞得实在很难堪。第三天突然有一个开锁的师傅敲门,问是否要开锁……”

  三、短信轰炸。给欠款人及其亲友群发骚扰垃圾短信,通过彩信发虚假律师函、失信人员名单、立案通知书等虚假文书;不间断发送验证码,一天上百条,手机响个不停。

  四、电话滋扰。查询欠款人单位各部门电话并频繁拨打,和短信一样,业内称为“轰炸机”。此外,打12345市长热线、食药监局等各种途径举报电话。如一名被告人供述,为催收一名高姓欠款人债务,给对方供职单位打电话六七十次,给后勤处打一百多次,保卫科打五十次左右。

  五、在社交平台恶意评论。在欠款人及其亲友、单位同事的抖音、快手等公开社交账号下的视频或者美团、大众点评等平台店铺内,进行评论。如在某起案件中,被告人在100余条抖音作品下评论“xxx欠债不还,一千多元的欠款用各种手段拒绝偿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还有的催收人员专门制作配有欠款人信息或单位照片的视频,发布在抖音上。有的组团出击,把抖音链接发微信群,组织评论以提升热度。

  六、向有关部门投诉。如果欠款人是公务员,则向其上级单位、纪检部门、中央网信办等举报其行为不端、不诚信等。欠款人是教师,则举报其课后补课、体罚学生。如在一起案件中,有老师贷款逾期未还,催收员冒充学生家长向校长信箱举报,“到时候我来学校拉横幅,请立马转告他谢谢!”

  七、微博上@所有人。根据欠款人的身份,在微博上发布催款内容并@其单位或政府机构政务微博,以及当地媒体。如,一位今麦郎员工欠款,催收员称欠款人“公然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失信失德,今麦郎公司包庇,希望今麦郎公司高层重视解决。”并@其公司官方账号及河北广播电视台、邢台日报等。

  判决书中,被告人辩解他们采取这些方式是迫不得已,“如果不给欠款人压力,他们是不会还款的。”所以,“找弱点、多施压、变方式”,各种能用的手段都用上,直到欠款人还款。

  还有被告人总结,施压的核心就是:给欠款人讲一个“鬼故事”,找欠款人在乎的人和事,吓唬吓唬。

被查处的湖南众诚不良资产处置公司。被查处的湖南众诚不良资产处置公司。

  跨省执法与“一锅端”

  这个“鬼故事”,最终落在了催收公司自己的头上。

  2022年6月10日,长沙鑫荣天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易磊被长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刑事拘留,一个月后释放并取保候审。同年9月8日,安徽省马鞍市公安局雨山分局又将其刑事拘留。随后,鑫荣天盛公司40人陆续被抓,案由均是寻衅滋事罪。

  判决书显示,2022年5月26日,马鞍山市公安局雨山分局接到报案称,马鞍山十七冶医院受到催债电话滋扰。该局于次日立案侦查。

  据判决书,十七冶医院员工徐某有一笔恒昌贷款公司欠款,由鑫荣天盛公司催收。该公司员工通过114查询到十七冶医院多部办公电话,随后多名催收员陆续拨打了十七冶医院急诊室、人事部、办公室以及体检科电话。拨打急诊室电话时,护士告知是急诊室后,仍未停止拨打。26日、27日、29日、30日,马鞍山十七冶医院均接到了骚扰电话。

  2023年6月,易磊等鑫荣天盛公司30人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至拘役五个月不等,其中15人宣告缓刑。2023年9月,易磊案二审维持原判。

  鑫荣天盛公司之后,湖南多家催收公司陆续被查。

  2023年2月28日,湖南柏胜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及其吉首、邵阳分公司,被安徽宁国、旌德公安查处。2023年12月12日,宁国市法院一审宣判,柏胜公司20人被定寻衅滋事罪,其中6人还同时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第一被告人孙欣荣犯两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十个月。14人宣告缓刑。

  2023年3月13日,湖南众诚不良资产处置有限公司、湖南华威金安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湖南诚普法律咨询有限公司等,被安徽马鞍山警方同时跨省执法,并当场用大巴车将员工带至安徽接受调查。

  据澎湃新闻粗略统计,众诚公司49人被带至安徽,38人缴纳2000元取保金释放。2023年11月30日,当涂县法院对公司负责人陈军等22人宣判,均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到11个月不等刑期,12人获得缓刑。2024年5月9日,陈军家属接到消息,由于补充十几个新证据,陈军二审或将面临加刑。

  华威金安公司被带走20人。2023年12月30日,安徽固镇县法院对18人宣判,认定构成寻衅滋事罪判,两人被判处11个月有期徒刑,其他人均被宣告缓刑。

  诚普公司被带走36人。目前35人被提起公诉,案件将在马鞍山市含山县人民法院开庭。

  除安徽警方来湖南执法外,甘肃、浙江、广西警方也对湖南催收公司实施了打击。

  据甘肃白银市公安局通报,2023年8月27日,白银公安“6·15”专案组赴湖南抓获软暴力讨债人员111人,涉案金额5300余万元。

  白银公安查办的,即湖南和盛信达商务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实控人阮明磊,此前为永雄集团总经理,后自己创业开办和盛信达。阮明磊的律师李璐介绍,被甘肃警方带走的111人,几乎就是该公司的全部员工。最终,60人被提起公诉。该案于近日开庭。

  2023年4月3日、4月10日,安徽铜陵警方分别在永雄集团吉首分公司、怀化分公司进行抓捕时,永雄集团并未意识到,他们将会被“一锅端”。

  永雄集团市场部负责人祁梦玲称,4月10日,她参与了接待安徽公安,“他们来长沙总部调查取证,我们很积极配合,提供对方所需各项资料。因为此前对于分公司员工个人涉嫌违法犯罪,集团也是直接整个分公司关停。”但她没想到,4月9日、10日、11日,集团三个账户总计4800余万元资金陆续被警方冻结。分别是,卫成公司账户2757余万元,永雄集团账户2071余万元,怀化分公司账户9万余元。

  2023年5月19日,永雄集团湘潭分公司、邵阳分公司被阜阳市公安机关查处。

  至此,永雄怀化分公司196名员工,带走63人;吉首分公司54人,带走37人;邵阳分公司215人,带走51人;湘潭公司279人,带走26人。

  2023年5月25日凌晨,当皖牌警车停到了长沙麓谷的永雄总部楼下时,永雄在其公司微信公众号,发出了那封引发社会热议的告全体员工书。

一家催收公司被查处之后的办公室。一家催收公司被查处之后的办公室。

  “扩大化”与“逐利性”之争

  代理永雄员工刑事案件的湘潭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永红介绍,目前永雄4家被查的分公司中,吉首分公司负责人孔某某等26人一案已经移送法院,另外三家分公司案件经两次退侦仍在审查起诉阶段。

  张永红介绍,检方对孔某某等的指控,和其他催收公司案类似,如“被告人利用信息网络有组织地采取滋扰、纠缠、威胁、恐吓等‘软暴力’手段,致使他人产生心理恐惧进而形成心理强制,滋扰有关行政机关、公共服务机构、公司企业,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刑事责任。”

  该案目前尚未通知开庭。张永红介绍,相对于其他几家催收公司,永雄没有占线医院急救电话的情况,也没有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犯罪,但存在货拉拉下单、顺丰速运下单等情节。但他认为这些不足以构成寻衅滋事。

  首先,催收员的辱骂、恐吓行为,并非无事生非,而是事出有因,对于无关第三人造成的滋扰,目的也在于敦促欠款人还款,不具有破坏社会秩序的性质,不属于寻衅滋事。其次,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对失信人进行债务催收时即使方式过激,也是其失信行为所招致,在某种程度上其应当容忍。若催收构成寻衅滋事,必然助长“老赖”的嚣张气焰。张永红还强调,永雄催收的债务均为银行或持牌金融机构的合法债务。

  澎湃新闻注意到,目前五家已被判决的催收公司所催收的债务均不属非法债务。不过,众诚公司负责人陈军在庭审中供述,其催收的债务是“甲方自己客服和不同催收公司催过后没要到钱的,都是呆账、赖账,不是打个电话就能还钱的”。而这种回款难度最终导致了催收过程中的过激行为。

  在律师李璐看来,也正是因为一些欠款人本身不是单一债务,又被不同催收公司反复催收,最后情绪崩溃,账却算在最后一家催收公司头上,也是一种不公。易磊的律师王翔认为,控方指证软暴力催收导致的后果,如对欠款人及其单位造成心理强制和心理威胁,缺乏客观中立的证据。

  此外,五家催收公司全部均被认定构成恶势力犯罪集团,这也是律师们的一大辩点。

  张永红介绍,恶势力犯罪集团是三人以上共同实施,具有目的性、组织性、稳定性三性。目的性是指为实施犯罪而组建和存续,而像永雄这样合法注册的公司,公开合法招聘员工,通过合法途径接受委托,委托单位及委托内容合法,其组建和存续的目的是催收合法业务,不具有犯罪集团的目的性要求。

  王翔也称,股东都是基于一定的经济利益设立公司,员工都是为了谋生存一起工作,不能被定性为“经常纠集”。“鑫荣天盛公司被判刑的30人均为‘90后’,难道他们进城务工是为了犯罪?”

  张永红还认为,催收人员所催收的欠款人成千上万,一家催收公司的催收动辄数以亿计,即使存在软暴力催收,在其中所占比例也极低,不应该认定其整个催收行为违法,更不能因此认定构成恶势力犯罪集团。违规的催收行为可以进行治安处罚,而不应是动辄刑事打击。

  多位催收人员辩护律师说,公安机关在查办案件过程中,对催收公司的一些未结佣金,直接发函要求金融机构打到警方账上。

  柏胜公司案中,宁国市法院在判决书中指出,根据两高两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刑事案件中财产处置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五条“涉案财产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追缴、没收:(1)黑恶势力组织及其成员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聚敛的财产及其孳息、收益……”各被告人领取的提成应为违法犯罪所得。

  澎湃新闻获得的一份今年1月浙江庆元县法院对湖南一家催收公司的判决显示,法院对四名被告人没有认定恶势力犯罪集团,仅认定14起寻衅滋事事实并宣告缓刑,但要求四人上缴非法催收回款的52万元佣金。而案件侦办过程中,公安机关已经冻结了该公司账户25万余元资金,四人后续又退缴了26万余元。

  其他多份判决书也提到,法院对于冻结的催收公司账户资金,按违法犯罪所得予以追缴。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目前警方冻结的催收公司账户资金,以永雄集团的4800万元为最高,其他催收公司所冻结资金加起来也不足永雄的零头。

  “即便被告人在个别催收中使用了软暴力等违法手段,但更多的催收行为是合法的,不能把他们所获取的全部佣金都认定为违法所得。”多名辩护律师说。

被查处的湖南华威金安公司。被查处的湖南华威金安公司。

  转型还是继续?催收企业何去何从

  4月17日消息,业务停摆近一年后,永雄公司发文宣布,不再从事具体催收业务,彻底转型成为一家帮助催收行业及催收公司发展的科技服务型公司。

  催收业务原本是永雄集团的全部收入来源。其2019年公布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6月30日,三年间永雄集团分别有96.6%、80.5%和72.3%的收入来自信用卡的应收账款催收服务,另外的3.1%、19.5%和27.7%的收入来源于互联网贷款催收。

  永雄最终未能登陆资本市场。澎湃新闻曾报道,入行伊始,永雄就看到了催收行业的“命门”——缺乏立法认可和规范。在乱象丛生的催收行业里,永雄集团做大做强后也试图走出灰色地带,为催收“正名”。

  2015年11月,永雄公司成立一年多,欲发起成立全国首个催收行业自律自治组织——湖南省催收协会。并提出国家应尽快明确不良资产管理行业主管部门,通过制定行业规则,建立行业准入标准,完善法律体系来支持合规的不良资产处置行业发展。

  湖南催收协会的筹建无果,但挡不住催收企业的迎风起舞。随着网络贷款的井喷之势,消费金融的快速发展,2017年底,全国催收企业约1万家,从业人员达100万。

  在永雄的带动下,湖南成为名副其实的“催收重镇”。5月15日,澎湃新闻记者在“天眼查”以“催收”为关键词检索发现,共有9000多条结果。催收企业呈现明显的地域集中分布特征。广东、湖南、安徽的催收企业记录都在1000条以上,其次山东900多条、天津699条,其他省份均在500条以下,甚至几十条。

  据湖南一催收公司负责人介绍,受永雄事件风波影响,目前湖南的催收行业生态大有变化,“原来活跃的超过1000家,现在100家都不到。很多中小型催收公司都在收缩和观望。欠钱的都是大爷,催收公司小心翼翼,欠款人出言不逊,催收员也得忍着,生怕被挖坑、被抓把柄”。

  该负责人还称,目前的催收回款率和催收效率大约只有以前的三分之一。同时,因为放贷压力,有金融机构冒险“放水”,导致今年以来逾期客户持续高涨。而监管高压和反催收的环境,让其催收公司出现了“养不活”和“留不住”员工的情况。

  此外,一位行业内人士还介绍,近期多家省内银行的委外催收招投标显示,入围和中标的外地催收企业与湖南本地的各占一半,“若在以前,湖南催收能力超强,哪有外地什么事”。

  据《中国企业报》报道,近日,七家上市助贷机构披露的2023年未经审计四季报及经审计年报显示,多家助贷机构逾期率上升。

  “金融机构与催收行业薪资不匹配,催收是个劳动密集型的工种。诉讼催收又受司法资源的限制。你把催收企业干掉,金融机构的贷后管理怎么办?这是个万亿级的不良贷款存量市场。”原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湖南财信金融控股集团纪委书记陆群说。

  面对庞大的不良资产和催收需求,永雄决定转型——成为催收企业提供服务的企业。据其介绍,其核心产品是一个集成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等先进技术的催收行业数据大模型,一个为金融机构、催收公司和律师事务所等定制的覆盖非诉催收、诉前调解、诉讼执行催收全周期的智能化贷后管理系统。

  澎湃新闻注意到,5月8日,永雄集团已将公司名称变更为“湖南永雄裕邦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从“受银行委托信贷逾期用户及信用卡透支户进行函件通知、电话呼叫服务”变更为“软件开发”等。

  5月15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互联网金融贷后催收业务指引》。该《指引》对贷后催收业务的总体要求包括三方面:一是金融机构应审慎开展消费信贷业务,全面、客观评估借款人的借款用途、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等情况,向具备借款条件的借款人推荐合适的贷款产品。二是借款人应树立理性的消费观,合理借贷。三是金融机构应切实履行贷后催收业务主体责任,不断加强本机构催收能力建设,审慎实施外包。

  此外,《指引》明确金融机构和第三方催收机构应只向债务人催收,不应向联系人催收。《指引》表示,金融机构宜优先选用业界声誉较好、自觉遵守本规范、接受相关行业自律组织管理的第三方催收机构。应对通过评估的第三方催收机构实行名单制管理,具备条件的宜进行分级分类管理。

  从直面欠款人到服务催款人,永雄的转型会成功吗?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曹睿潼 上海国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栏目分类
相关资讯